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斗牛棋牌下载 > 故上兵伐谋 >

历史上最败家的皇帝宇文赟:3年时间毁掉一个蒸

归档日期:10-23       文本归类:故上兵伐谋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三国这段历史中,最亏的国家是谁?很多人都觉得是蜀汉,我认为却是曹魏。毕竟三国之中它的实力最为强大,也灭掉了蜀汉,却最终改头换面成了司马家的晋朝。曹孟德地下有知,恐怕会去打爆司马懿的头。

  过了三百年,历史在中华大地上上演了诡异的巧合——一举灭掉北齐、志在一统华夏的北周,却在宇文邕死后三年就成了过去时。时间之快,令人猝不及防。

  尽管是九五之尊,可宇文邕对自己的要求一直是苦行僧式的。这对于皇帝来说应该是好事,毕竟皇宫节省一点,国库就充盈一点;问题是,他把这种刚猛的风格也延续到了自己的教子方式上,这就有点问题了。

  对于太子宇文赟,宇文邕要求极高。也许是希望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也许是真的哪儿哪儿都看他不顺眼,反正宇文邕对他从来都没有过好脸色。从宇文赟懂事开始,听老爹说过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

  除了日常恐吓以外,宇文邕还崇尚棍棒出孝子的理念,经常身体力行地管教儿子。只要宇文赟做得有出格的,他就亲自抄起马鞭去教育。更有甚者,他甚至命令东宫里的官员必须每月向他汇报太子的一举一动。在锦衣卫和东厂被发明以前九百年,宇文邕就把特务机关用到了实际工作中,可谓思想超前。

  在这种严厉的管教下,宇文赟收起了自己的所有欲望,把自己打扮成了一个乖乖仔。而忙于征伐的宇文邕也渐渐放松了对儿子的鞭笞,父子俩的关系逐渐缓和,直到宇文邕驾崩以后。

  对于老爹的死,宇文赟当然是悲痛的;但是在短暂地悲痛过后,他认清了一个令他欣喜若狂的事实——从此以后,天下再也没谁能管住他了;那个唯一能制住他的父亲走了,他要成为天下人的父亲了。

  当宇文邕的遗体还没抬出宫的时候,宇文赟就连装一下悲痛都懒得装,直接在父亲的灵柩前开始做不忍直视的事情。

  按规矩,尽管此时做皇帝的已经是宇文赟,但是年号还得用他爹的;而在次年改元为“大成”后不到一个月,北周的年号又被换成了“大象”,这就相当莫名其妙了。

  在这次年号更迭背后,还有一件更加莫名其妙的事情,那就是刚刚二十岁的宇文赟把帝位禅让给了自己年仅六岁的儿子宇文衍了。按理说这种事也不是第一次出现,北魏时献文帝拓跋弘就这么干过。然而拓跋弘退位以后做了太上皇帝,宇文赟则给自己又鼓捣出了一个新的称号——天元皇帝。

  想当年,拓跋弘和冯太后母子失和,禅位被认为是宫廷政治博弈的结果;而此时的北周宫廷内外,能制约宇文赟的力量几乎不存在。他禅位的理由其实很简单也很令人发指——好玩。

  禅位之后,弥复骄奢。耽酗于后宫,或旬日不出,公卿近臣请事者,皆附阉官奏之。所居宫殿,帷帐皆饰以金玉珠宝,光华炫耀,极丽穷奢。及营洛阳宫,虽未成毕,其规摹壮丽,逾于汉、魏远矣。

  除了穷奢极欲、浪费金钱以外,宇文赟还喜欢干另外一件事,就是改名字。他不仅给自己改名字,还给家人、天下人改名字。

  给自己改名天元皇帝以后,宇文赟就给自己身边的女人们改名字去了——他给自己老妈上了个封号叫天皇太后,又给自己的大老婆小老婆们分别上了天皇后、天左皇后、天右皇后;后来还嫌不够,又弄了个天中大皇后。在别的朝代可能长期空缺的“皇后”一职,在宇文赟这里简直跟充话费送的一样廉价。

  给老婆换称呼虽然奇葩,但是毕竟是他自己家的事情,和普通官绅百姓关系不大;但是宇文赟自己要独占高、大、天、上这些名词,见不得别人用,这就过分了:

  不听人有高者大者之称,诸姓高者改为姜,九族称高祖者为长祖,曾为次长祖。官称名位,凡谓上及大者,改为长;有天者,亦改之。又令天下车皆浑成为轮,禁天下妇人皆不得施粉黛,唯宫人得乘有辐车,加粉黛焉。

  在折腾了两年以后,宇文赟终于死在了酒色财气这四个字上,终年不满21岁。临死以前,他下诏让几位兄弟亲王入朝辅政,可惜人还没到,他就先咽了气。

  宇文护为什么要连杀三帝?宇文护想当皇帝 历史上有很多权臣有废立皇帝的行为,基本上擅行废立皇帝的目的就是为自己或儿子称帝作准备,宇文护连杀三帝自己却不当皇帝,我觉得最

  还不知道:桓玄皇帝到底有多重的读者,下面东方传奇小编就为大家带来详细介绍,接着往下看吧~ 大家都知道,古代的人认为胖是富贵之相,瘦子一般都是贫苦的象征,和今天的审美观

  古代的“铜镜”是怎么样的?古代的“铜镜”成像清晰吗?感兴趣的读者可以跟着小编一起看一看。 南北朝的《木兰辞》中有这样一句诗——“当窗理云鬓,对镜贴花黄”。讲的是替父

  南北朝时期是历史上相对混乱、黑暗的时期,尤其那些南朝皇帝,可谓奇葩中的奇葩,异类中的异类。堂堂宋武帝刘裕,一生功勋盖世、所向披靡,偏偏生下了一群不知所谓的儿孙,

本文链接:http://alainbizos.com/gushangbingfamou/6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