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斗牛棋牌下载 > 固体导弹 >

揭秘中国的42所:战略导弹固体燃料由他们研发!

归档日期:06-24       文本归类:固体导弹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固体推进剂,被称为“改变游戏规则”的技术。在42所科研人员眼中,只有在这一领域跟上对手,祖国的和平与安全才有强大力量保证。

  “当时只知道世界上有一种固体推进剂,其他什么都不知道。”回望半个多世纪前的那次攻关,81岁的韦启嵩至今难忘:“研究人员听说有一种材料是液态橡胶,就到专业的化学研究单位去请教,结果对方说这完全是奇谈!”

  “什么资料都找不到,没有哪个国家愿意在固体推进技术上为我们提供帮助。”76岁的徐桂林仍记得元帅那句感叹:“谁也不可能把最先进的东西交给别人。”

  千百次摸索和试验,千百次跨越难以想象的困难1958年7月,一根铅笔香烟大小的固体药条在国防部五院的一次大会上被点燃。就是那一簇小小的火苗,照亮了中国固体推进剂的突破之路。

  这一点星星之火,经过研究人员10余年艰苦培育,最终在1970年变成了推动民族腾飞的熊熊火炬。东方红一号卫星上天时,火箭第三级首次使用了我国第一种固体推进剂,成功将卫星送到了太空。中国从此迈入世界上少数掌握固体推进剂技术的国家之列。

  靠着这种不畏艰险、奋勇赶超的雄心,他们连续实现多次技术突破,推动了我国固体燃料推进技术的发展。

  上世纪60年代,发达国家开始高能固体推进剂研究,我国也于1970年启动了一场“高能大会战”。然而,汇聚了包括四院42所在内的全国许多相关单位集体攻关,受当时科研条件所限,历时9年最终没能成功。

  “这是事关我国守卫和平能力的关键技术。”说,虽然难度和风险空前,“但我们认为,宁可承担风险,也决不能在先进技术上输了国家安全的未来。”

  一种主要成分爆炸力极强且极不稳定,要不要使用?如何使用?新型粘合剂的合成方式千变万化,根本不可能一一试验。好不容易摸索出的“可能”路径,又被新的“不可能”挡住去路。

  “一年做了五六百次试验”,副所长庞爱民回忆说,几度绝望又几度绝处逢生。最终,课题组的研究人员们凭着一股九折不回的自主创新韧劲,成功取得突破始于上世纪70年代的高能探索,两代人30年攻关,最终换来中国在这一技术领域站到世界前沿的格局。

  “迈入固体推进技术前沿的无人区,接下来的突破会变得更难。”说,着眼未来,四院42所下一代固体推进的关键技术已经取得重大突破,更新一代推进技术的预研也已展开。

  1979年7月11日,一声剧烈的爆炸声响彻鄂西北的郭峪山沟,正在厂房进行混合的高能药剂突然发生爆炸。两位女研究人员戴学华、杜品芳当场牺牲。

  “在爆炸的废墟里,我们找到了烈士的遗物,一个上海牌手表的表盘。”79岁的张金华回忆。强大的爆炸冲击波,竟然把三根指针嵌入了表盘。

  “固体推进剂研究的对象,几乎全部是敏感高爆和剧毒化学品,非常容易燃烧爆炸。”已退休的老所长侯林法说,“但这是国家安全需要,再危险我们也要干。”

  上世纪80年代末,42所启动高能推进剂项目。面对极为敏感易爆,且爆炸力极强的新型材料,时任副所长的侯林法带头成立“敢死队”,投入这一高风险的研究。

  “拿个装材料瓶子,要有一个人在前面专门开路。”52岁的特级技师张玉亭说,“只要有一点滴到地上,就会引起强烈爆炸。”

  没有人比这些科研人员更了解其中的风险。侯林法回忆,在混合这种危险材料时,研究员祝一辰把同事们都赶走,自己却留下来近距离观察搅拌状态。

  “那时,每次试验前我们都会互相开玩笑,问细粮吃了没有?”80岁的陈荣定回忆。上世纪60年代初,生活条件艰苦,科研人员多数时候还在吃粗粮。“大家会开这样的玩笑,意思是每次试验前都要把细粮吃掉,死也要做个饱死鬼。”

  听到“敢死队”的称谓,听到老科研人员讲起这样的“传统”,怎能不让人动容?怎能不让人肃然起敬?面对国家安全需要,42所一代代科研人员选择了面对危险和困难,义无反顾。

  “为了需要一个干燥的研究环境,我们研究所曾一声令下,一周内全所从四川搬到内蒙古。”徐桂林回忆。没有房子,就住窝棚或借住老乡家里;没有食堂,饭吃着吃着就冻住了;最难的是没有工具和仪器设备,“大家要冒着随时会燃烧、爆炸的危险,在农民加工粮食的石碾盘上碾化学材料。”

  “固化好的药不合规格,我们就用刀切,再用木工刨仔细刨平。”张金华回忆,在那种一粒火星,一丝静电,甚至过重的摩擦都可能引起爆炸的条件下,他们硬是靠手工和非常原始的工具,研制成功我国第一种固体推进剂。

  1970年,研究所又从内蒙古搬到鄂西北的深山中。“上山砍柴,下山挑水,遇上洪水还会断炊绝粮。”侯林法说,深山工作18年间,科研人员以忘我的精神,一边克服生活上的困难,一边接连取得技术突破。

  今天,再次搬迁到湖北襄阳市的四院42所,已经建立起配套先进的实验和安全设施,老人们谈到的生活困难也已经成为过往的“谈资”。

  然而,当我们翘首仰望一枚枚直刺云天的大国利剑,我们同样应该记住,这些以燃烧的激情托举起它们的无数默默无闻的科研人员;应该记住,42所这个鲜为人知的名字和被尘封的故事。

本文链接:http://alainbizos.com/gutidaodan/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