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斗牛棋牌下载 > 固体推进剂 >

我国战略导弹固体燃料研发揭秘 系首次披露

归档日期:12-03       文本归类:固体推进剂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当火箭和导弹一次次拔地而起直刺长空,有谁会想到,那壮丽的燃烧是谁人点燃?

  地处鄂西北的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四院42所,是我国专门从事固体推进剂技术的核心研究机构。目前,我国的固体运载火箭和导弹,多数复合固体推进剂技术都出自该所科研人员之手。这是一个关于燃烧的传奇。

  2016年11月10日,我国长征系列运载火箭中唯一全固体运载火箭长征十一号火箭第二次发射,成功完成“一箭五星”飞行试验任务。

  这种有着“太空出租车”之称的快速机动火箭,所用的推进剂就由42所研制。研究所党委书记柴玉萍说,由于采用固体推进,长征十一号首次实现了我国运载火箭“全箭整体储存、星箭快速对接、高效快速发射”等技术突破,这在应对自然灾害、突发事件等应急发射需求方面有重要意义。

  “早期火箭和导弹都使用液体推进剂为动力。但由于液体推进剂储存、运输十分不便,因此美苏先后研制成功固体燃料推进剂。”研究所所长说,固体燃料推进剂储存和运输方便,可靠性高,适用性广,在航天和国防领域都有着重要用途。

  专门研究固体发动机燃料的42所科研人员,是许多壮丽发射的幕后英雄。正是他们在固体推进剂研制上的一次次突破,推动了我国火箭和导弹事业一个个举世瞩目的跨越:从最早托举东方红一号飞天的火箭第三级发动机,到如今固体推进导弹越打越远……在他们的不息努力下,我国固体推进剂技术已经达到世界前沿水平。

  从上世纪50年代国防部五院成立固体推进剂研究小组,到60年代组建42所,几代科研人员献身科研、献身国防。

  “当时只知道世界上有一种固体推进剂,其他什么都不知道。”回望半个多世纪前的那次攻关,81岁的韦启嵩至今难忘,“什么资料都找不到,没有哪个国家愿意在固体推进技术上为我们提供帮助”。

  现实中的重重困难,挡不住科研人员为国铸造和平砥柱的雄心。千百次摸索和试验,千百次跨越难以想象的困难……1958年7月,一根铅笔或香烟大小的固体药条在国防部五院的一次大会上被点燃。就是那一簇小小的火苗,照亮了中国固体推进剂的突破之路。

  这一点星星之火,经过研究人员10余年艰苦培育,最终在1970年变成了推动民族腾飞的熊熊火炬。东方红一号卫星上天时,火箭第三级首次使用了我国第一种固体推进剂,成功将卫星送到了太空。中国从此迈入世界上少数掌握固体推进剂技术的国家之列。

  上世纪60年代,发达国家开始高能固体推进剂研究,我国也于1970年启动了一场“高能大会战”。然而,汇聚了包括四院42所在内的全国许多相关单位集体攻关,受当时科研条件所限,历时9年最终没能成功。

  上世纪80年代中期,新一代高能固体推进剂面世。“这是事关我国守卫和平能力的关键技术。”说,虽然难度和风险空前,“但我们认为,宁可承担风险,也决不能在先进技术上输了国家安全的未来。”

  “一年做了五六百次试验”,副所长庞爱民回忆说,几度绝望又几度绝处逢生。最终,课题组的研究人员们凭着一股九折不回的自主创新韧劲,成功取得突破——始于上世纪70年代的高能探索,两代人30年攻关,最终换来中国在这一技术领域站到世界前沿的格局。

  8:34:53。扭曲的表盘上,三根清晰的指针印,永远凝固下那个壮烈的时刻。

  1979年7月11日,一声剧烈的爆炸声响彻鄂西北的郭峪山沟,正在厂房进行混合的高能药剂突然发生爆炸。两位女研究人员戴学华、杜品芳当场牺牲。“在爆炸的废墟里,我们找到了烈士的遗物,一个‘上海牌’手表的表盘。”79岁的张金华回忆。强大的爆炸冲击波,竟然把三根指针嵌入了表盘。在此前6年的一场爆炸中,两名研究人员受伤致残。

  “固体推进剂研究的对象,几乎全部是敏感高爆和剧毒化学品,非常容易燃烧爆炸。”已退休的老所长侯林法说,“但这是国家安全需要,再危险我们也要干。”

  上世纪80年代末,42所启动高能推进剂项目。面对极为敏感易爆,且爆炸力极强的新型材料,时任副所长的侯林法带头成立“敢死队”,投入这一高风险的研究。

  “为了需要一个干燥的研究环境,我们研究所曾一声令下,一周内全所从四川搬到内蒙古。”徐桂林回忆。

  之后研究所又从内蒙古搬到鄂西北的深山中。“上山砍柴,下山挑水,遇上洪水还会断炊绝粮。”侯林法说,深山工作18年间,科研人员以忘我的精神,一边克服生活上的困难,一边接连取得技术突破。

  今天,再次搬迁到湖北襄阳市的四院42所,已经建立起配套先进的实验和安全设施,老人们谈到的生活困难也已经成为过往的“谈资”。

  然而,当我们翘首仰望一枚枚直刺云天的大国利剑,我们同样应该记住,这些以燃烧的激情托举起它们的无数默默无闻的科研人员;应该记住,42所这个鲜为人知的名字和被尘封的故事。

  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四院42所所有科研工作都围绕最危险的燃烧展开:研究各种易燃材料,发掘燃烧的力量,使之变成可利用可驾驭的动力。

  从一无所有起步,半个多世纪中,一代代科研人员与高毒、高爆危险品为伴,燃烧青春,甚至生命,成功研制出一系列固体推进剂,使我国成为世界上第二个掌握高能固体推进技术的国家。

  我国大多数固体推进的火箭和导弹,都使用42所研制的固体燃料推进剂。正是他们研制的新型固体燃料,有力推动着我国航天和导弹事业进步。

本文链接:http://alainbizos.com/gutituijinji/860.html